导演杨进:用做电影的情怀来做纪录片

创立时间:2019/6/27   


 

   一脸络腮大胡子,一头束起的卷发,很多人第一次见到杨进导演时都会脱口而出,这不是张纪中嘛!每当此时杨导总要解释说:“千万别说我像张纪中,我****Ф嗔恕!庇哪婧推揭捉耍芏嗳硕运牡谝挥∠蟠蠖既绱耍墒侨χ惺煜ぱ罱佳莸娜硕贾溃涫凳歉黾妊辖饔盅侠鞯娜耍绕湓诠ぷ髦杏惺毖峡恋缴踔寥萌宋薹ㄈ淌艿牡夭健

  “拍摄的时候我很少大声叫嚷也很少骂人,那会影响到整个团队的工作气氛。”杨进导演这样说,“不过,现场不骂人不等于放松要求,拍摄前的准备会和拍摄后的总结会是我跟大家死磕的时候。”

   这种死磕式的严格曾让很多年轻的编导委屈地流下眼泪,也让跟他一起工作的人倍感压力。一次拍前准备会,有个小有名气的主持人在散会的时候突然提出明天拍摄可能要迟到一会儿,杨进导演心平气和但却一字一句地告诉她,如果明天八点半你到不了现场那你就不用来了,结果对方第二天不到八点就来侯场了。还有一次拍摄民间说唱艺人,一个自认为很有艺术修养的制片人提出要按说评书的方式拍摄遭到杨导的强烈反对,他用了两个多小时引经据典,从乾隆年间的湖北善书讲到北京小曲和东北二人转的区别,最后说得制片人哑口无言,不得不按照杨进导演的方案去执行。

   “有时候可能很多人都觉得我有些偏执,我只能说作为一个导演我的偏执还远远不够。”杨进这样告诉我们,“我接触过的老师前辈和业内翘楚,他们在艺术上的偏执追求和对自身的严格要求是我们所望尘莫及的,我们水平一般能力有限,再放松对自己的要求那只能做一个随波逐流的平庸之辈了。”

   也许正是这种对艺术上的偏执加上他时而霸气侧露的才华以及标志性的大胡子,让杨进导演在圈内声名雀起,谈到这点他总是说:“自己到现在还没有什么像样的作品,光靠大胡子混了个脸熟,说来都有些不好意思。”

   话虽这样说,但扒扒杨导的历史,你就会发现十多年前他就因为一部新锐剧作被评为当年网络十大风云人物,虽然那部因投资纠纷未能投拍的剧作给他带来些许虚名,但却成了他心中一直耿耿于怀的壁垒。

 

   “从那之后,我就不想再给别人写剧本,而是要自己写自己拍,因为我不是职业编剧不是职业导演,我不准备靠这个挣钱吃饭,我写作我拍摄都是因为我有感想,我有情怀要用艺术的手段去表达。”

   不想再给别人写剧本的杨进导演十几年间为辽宁电影厂写了若干部数字电影,自己拍摄的一些独立短片也经常获奖,并且有一部电影剧本被辽宁省电影家协会选入2012-2013年度优秀电影剧本选辑,现已被列为省重点剧目拍摄完成。而说起杨进导演跟纪录片的关系,也是充满着戏剧性。

   “那年我刚到北京当北漂,四处找工作因为穿的大多是户外的风格,面试时经常被问到你是拍纪录片的吧?”

 

   后来,当杨进导演真的拍起纪录片的时侯,回想起当年的场景,总觉得这些都像是老天早就安排好的机缘。

   几年时间里,杨进导演参与拍摄了沉湖湿地世园会志愿者发现之旅《红木》和《新三峡》等纪录片,他说,“拍摄纪录片使我在创作上得到了新的提升。尤其是参加新三峡的拍摄,不但让我的能力得到了极大的提高,也解决了我多年来创作上的一些困惑。”

   由国务院三峡办湖北省人民政府、重庆市人民政府、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等单位联合摄制的大型超高清纪录片及3D纪录电影《新三峡》是国家重点影像工程,汇集了国内和国际一流的纪录片人才,在这样的团队里工作,对每一位编导来说都是十分难得的机会。尤其是在同该片的两位好莱坞电影顾问恰克·康米斯基和凯斯·梅林的交流中,让杨进导演学到了国际一流电影大师的宝贵经验。

  


   “恰克·康米斯基是阿凡达的3D视效总监,因为现在的3D电影中好多镜头其实都是2D拍摄然后转成3D的,当时我请教他,在拍摄这样的镜头时,怎样拍摄才能在3D转换时达到满意的效果呢?恰克给我讲了很多具体的技术细节和经验,让我受益匪浅。”

   “而另一位大师凯斯·梅林,其代表作大峡谷不但荣获奥斯卡金像奖,还是目前世界上播放次数最多的驻地纪录影片。”

   “当时我问凯斯,国外的纪录片拍摄和国内的有何不同,拍大峡谷的时候是否像拍摄故事片一样提前准备了剧本,凯斯给我们看了他拍摄大峡谷时的相关文本,非常详细。凯斯告诉我们,他们的纪录片拍摄其实跟电影的拍摄没有太大的差别,有时候纪录片的剧本写的比故事片还要详细和具体。这一点让我深受启发,因为国内的纪录片大多是基于电视平台的,大多是电视栏目形式的,而缺少的正是电影中的那种情怀和感觉。”

    在陪同两位大师到三峡选景的过程中,杨进导演更是从他们身上体会到了那种对生活的热爱,对电影的情怀。“这张有趣的照片拍摄于三峡大坝坝顶,当时我要给恰克拍一张照片,凯斯看到后便凑到另一侧来拍我拍照的过程,同时他还叫随行的摄影师把我们三人互拍的过程拍下来,从这件小事就可以看出大师的艺术修养和人文情怀。”

 

    三峡的拍摄告一段落之后,杨进导演本想宅在北京的四合院里从事影视剧本的创作和开发工作,而参加工匠精神的拍摄完全是一种机缘巧合。

   “采访了几个企业之后我发现,大家真的都是有一种情怀在里面,就是多年来积累的,这种精益求精追求完美极至的工匠精神。”杨进导演这样说,“我们在拍摄的过程中也一定要追求完美精益求精,用拍电影的情怀来拍摄工匠精神,这样才能得起这个名字。”






今天就先说到这里吧……



我们是历史的记录者,我们的记录又将成为历史。

——《匠心智造》